[MOVIESHOW] Seediq Bale : 赛德克·巴莱 - 太阳旗·彩虹桥

[ 作者:笑傲江湖 发布于:2012年-4月-22日 0:29 星期日  分类:影视音乐 ]

  一般人都认为雾社事件是原住民长久被欺压而引起的反动抗暴,但是却常忽略另一个发生重要原因——文化信仰的抹煞。赛德克人如何能忍受祖先的地被践踏,如何能忍受自己不是个「赛德克·巴莱」(真正的人)。
  因此,雾社事件之所以壮烈,不单单是其大规模的抗暴行动,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为信仰而战的战争。天下没有比为信仰而死更美丽的了……
  这是一个信仰彩虹的民族与信仰太阳的民族在壮丽的山林里相遇,发生一段捍卫信念与尊严的壮烈故事……我希望以『信仰』角度切入,重新诠释雾社事件,化解历史仇恨,强调人性尊严及自我实现。
  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 Seediq Bale 《赛德克·巴莱》 故事大纲
  赛德克,是一个位于台湾山区、信仰彩虹的民族部落,他们居住在山岚缭绕的世外桃源,过着与大地共存、生态平衡的生活。族里的马赫坡社出了一位意气风发、同样信仰彩虹的英雄,他是马赫坡社头目之子莫那鲁道,年少的他在首度「出草」即以迅雷不及掩耳地将两颗异族的人头带回部落里,从此之后,赛德克部落间无人不知莫那鲁道这个名字,而也因莫那的年轻气盛,种下了他和道泽群族的铁木瓦力斯(马志翔 饰)多年深埋的仇恨与对立。好景不常,赛德克族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在甲午战败、信仰太阳的日军正式进驻台湾后而彻底改变。 日治时代的来临,改变了赛德克族原本的生活, 多数族里的男人从此搬木头服劳役,而女人沦为日本家眷帮佣;此外,在日本化政策下,部分族人像花岗一郎、花岗二郎开始学习日本文化,并取了日本名,成为日本警察,更在日本当局的安排下,迎娶同为日化的族里女子川野花子(罗美玲 饰)、高山初子(徐若瑄饰)。
  见证这三十年来的压迫殖民的莫那鲁道,看着多数的族人被迫放弃自己的文化与信仰,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而部分族人更摇摆在日本与赛德克族的身分之中,失去了自我。眼看祖先辛苦建立起的家园和猎场,在日方统治下逐渐消失,感到痛心的莫那鲁道,内心一直有个声音提醒着自己,唯有在自己的猎场,通过重重的试炼,在脸上纹上骄傲的印记,成为一位真正的赛德克人,在死后才能走上让祖灵认同的彩虹桥。
  一九三〇年,马赫坡社新来的菜鸟日警吉村,因文化和语言的误会,在一场族内的婚礼上与族人们起了强烈肢体冲突,自此,马赫坡社便活在恐遭日警报复的阴霾里,而其它日方与族里的冲突事件也日益渐增。事发后,长期遭到压迫的赛德克年轻人,群聚要求战斗总头目莫那鲁道带领他们反击日本人,忍辱负重的莫那鲁道,他清楚知道这场战役一定会输,更将赌上灭族的危机,但他明白唯有挺身为民族的尊严反击,他们才能成为「真正的人」,于是他悄悄率领自己的儿子和族内年轻人,循着祖先之训示,准备血祭祖灵夺回属于他们的猎场,而这一切全看在莫那鲁道的女儿马红眼里(温岚 饰)。
  短短一天的时间,在族里青年奔走各部落的联系下,隔日凌晨,各个部落纷纷起义,无预警地歼灭了监视各部落的驻在所,并集合前往正在雾社公学校举办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会场上,当日本国旗伴着国歌缓缓上升之时,三百个头绑白布的起义的族人,从会场的四面八方蜂涌而起,发起为民族尊严而战的公学校大战……
  突如其来遭到猛烈攻击的日军反应不及,兵败如山倒的情势让日本政府震怒,立刻派出陆军少将鎌田弥彦带领几千名的军警联合前往雾社讨伐;而一向对赛德克族友好、远在高山驻在所的小岛源治巡查,获知自己妻儿不幸在公学校遭到屠杀的噩耗时,愤怒掩盖了理智,他以悬赏的方式,半强迫地逼莫那鲁道的世仇铁木瓦力斯出兵,协助日军进行完全不擅长的山区游击战。太阳帝国的愤怒反攻,挟着赛德克族莫那鲁道与铁木瓦力斯之间的新仇旧恨,一场惊心动魄、以信仰之名的战役,即将在樱花盛开的漫红山林里一触即发…… Seediq Bale 《赛德克·巴莱》 历史背景
  日本人与雾社地区最早的接触,是领台后第二年,所派出的台湾横贯路探测与山地侦查任务的深掘大尉探险队,不料一行人由埔里进入雾社山区后即告失踪。自此,日人封锁雾社达五年之久,无法控制这块地方。 直到1910年,日人策动干卓万布农族以共同抗日之名,诱杀雾社赛德克勇士近百人。紧接着在同年12月至次年3月间,实施「五年理蕃事业计划」大讨伐,雾社赛德克族人才不得不屈服于日本强大的弹药武器之下。 自从日本统治山地之后,日人为了得到中央山脉广大的森林资源,便将原住民的土地收归官有,并限制他 们的行动自由,没收枪枝,严禁猎首、纹面……等。
  日人对原住民实施高压讨伐政策,山地逐渐安定,日人开始设立学校教化「生蕃」,在雾社还设立了能高郡警察课分室、邮局、产业指导所、养蚕指导所……等,并且开放观光经营,使当时的雾社地区对于其它的部落而言,可说是开化的首善之地。
  日本人以为已经驯服了顽强的原住民,而洋洋得意,包括于1920年与1925年两次率众反日的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都已摆出顺从的姿态,日本人也因此逐渐裁减了当地的警备人员。 1930年十月,在荷戈社的比荷沙波等人的策动之下,说服了莫那鲁道发起连合各部落一同抗日,经过数天的密秘奔走,联合了塔罗湾社、马赫坡社、波阿龙社、斯库社……等六个部落,四百多位壮丁。利用在十月二十七日每年秋季日人举行「宵祭」前一天的联合运动会上,多数日人集中在雾社,同时能高郡守等官员都会来参观的机会下。起义族人先兵分多路将各地驻在所消灭,再包围雾社,见到日人就杀,赛德克族人可以说在这一天光复了雾社。总计一天内斩杀了日人一百三十六名,而在雾社居住的平地人有四百二 十八人,仅有两名遭到误杀,所以证明此次行动并非单纯的原住民大出草,而是有计划的大规模抗日行动。
  接下来的数日,赛德克抗日族人烧了自己的村舍,以游击战的方式使日本人无法招架。日军在军警反攻无力的情况下,改采「以蕃制蕃」的老方法,召集未参加起义的部落,以「猎首奖金」奖励的方式,挑起他们自相残杀。 在激烈的抗争过程中,传闻有马赫坡社妇人及波阿龙社妇人约百余人,为了让自己的丈夫无后顾之忧,而集体上吊自杀。
  日人为了缩短这场战争,不顾国际公约,以「瓦斯弹」来对付国内的少数民族。部份抗日族人在受不了毒瓦斯的折磨下,陆续地向日军投降,但也有许多抗日族人宁可上吊自杀。飞机除了轰炸之外还投 下了六千多枚红色的劝降传单,十天之内,有五百多人出来投降,但全都是老弱妇孺。莫那鲁道见大势已去,于是命其家族的妇孺上吊自尽,并枪杀了其妻及两名孙儿之后,直奔深山,在让日人无法找到的地方自杀。其长子达达欧莫那也一直战到最后一颗子弹之后,和战友们一起上吊自杀。最后在主谋之一的比荷沙波被捕之 后,历时五十天的雾社事件才告结束。事件之后,日本人便开始展开报复行动,一手策动「第二次雾社事件」,残杀了被俘掳的抗日族人两百多人,使原住民从此无力再反抗,最后更将抗日族人全部迁村到只有一座吊桥可对外连络的「川中岛」(今仁爱乡清流部落),予以隔离监控。

微信支付宝

标签: 文化 台湾 信仰 太阳旗 彩虹桥

评论0 引用0 浏览2739

说点什么:

正文内容:

 




图片博文
点击查看原图,原图模式下ESC键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