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影视音乐

《Into the west》

  大家一定还记得2002年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给大家带来的《兄弟连》(Band of brothers),国内的美剧迷也因此而迅速扩充。时隔三年,斯导带领麾下的梦工场与TNT电视网合作,再度推出西部史诗巨作《Into the west》(《走进西部》、《西部拓荒史》、《西部风云》……)。

  不同于以往传统的西部片只从白人殖民者的视角来刻画西部的开拓史,从《辛德勒名单》开始一直追求客观公正再现历史的斯导在这部《Into the west》中,从白人移民和北美本土印第安人两个不同家庭的视角来书写这段宏伟的史诗。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冲突和交流、融合,移民者建设新家园的艰辛,淘金者的暴富欲望都是此剧要表现的主题。一个是从弗吉尼亚州驾着牛车迁徙而来的车匠一家,一个是来自lakota部落的印第安人家庭,他们将一起见证美国西部史上风情诗画与血雨腥风。当然,爱情、亲情、友情绝对是任何佳作中永远也不会缺少的主题和《兄弟连》一样,《Into the west》也是一部短剧(Mini Series),只有6集,共12小时。
播出时间:6月10日至7月22日,前三集每周五晚8时,后三集每周六晚8时,7月31日停播一周 
制 作 方:梦工场(Dreamworks) 
播 出 方:TNT(Turner Network Television) 
官方网站:http://alt.tnt.tv/itw/#
预 告 片:mms://demand.stream.aol.com/turner/gl/tnt/home/wm/intothewest_umbrella_300k.wmv
[Edit on 2005-6-12 0:57:14 By 笑傲江湖]

人性挽歌:《卢旺达饭店》

  
片  名:Hotel Rwanda
译  名:卢旺达饭店
编  剧:特里·乔治Terry George
     凯尔·皮尔森Keir Pearson
导  演:特里·乔治Terry George
主  演:唐·奇德尔Don Cheadle
     尼克·诺特Nick Nolte
     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
     苏菲·奥康尼多Sophie Okonedo
类  型:剧情/战争
出  品:联艺
片  长:121分钟
级  别:PG-13
上映日期:2004年12月22日

影片简介:
  1994年4月6日,一架载着卢旺达胡图族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的座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上空被火箭击落,两国元首同时罹难。4月7日,空难在卢旺达国内立即引发了胡图族与图西族两族的互相猜疑,从而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武装冲突和部族大屠杀,令世界震惊的人间惨剧拉开了帷幕……被胡图族种族主义者控制的广播电台也为大屠杀的行为煽风助阵,他们叫嚣着“让一切郁积的爆发出来吧……在这样一个时刻,鲜血将滚滚而出”,失控的人群在失控的媒体号召下四处搜寻和杀死图西族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当一个国家陷入了疯狂,世界也闭上了双眼时,有一个名叫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唐·奇德尔 饰)的饭店经理却敞开了温暖的怀抱,他经营着当地一家云集着欧洲游客和军界政要的米勒·科林斯饭店,八面玲珑地运用着一切关系尽心地呵护着饭店的顾客们。保罗是胡图族人,而他的妻子塔莎娜(索菲·奥康尼多 饰)却是图西族的,对他而言,在动荡的时局中,保护他的图西族的亲戚与朋友成为了一生中面临的最大使命与挑战。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无作为和与世界媒体的隔绝使得保罗夫妇二人和在饭店中避难的1268名当地居民更加坚定了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我们一定让全世界都无地自容地去采取应有的行动。”事态越来越严重,百日之内竟有约100万人死于非命,但米勒·科林斯饭店却成为了嗜血荒漠中的一片生命绿洲……

影片背景:
腥风血雨的蛮荒之地
  从16至17世纪,欧洲人便开始在非洲贩卖黑奴,并以跑马圈地来划分自己的领地,由此将一些民族和地域分隔开来,以至造成非洲许多国家长年来为边界、种族、宗教而发生战乱。卢旺达国由胡图族人、图西族人及少数的图瓦族人组成。
  1961年卢旺达独立时,由胡图族执政掌权,图西族的高层领导人流亡到乌干达,他们虽身在异国,却一直千方百计想打回本国,推翻现政权。一些十恶不赦的刽子手便利用胡图族与图西族长久以来的恩怨准备策划一场空前的种族清洗。1994年4月6日,当时的卢旺达总统、胡图族人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因飞机失事而命丧黄泉。那些蠢蠢欲动的阴谋者就以图西族暗杀总统为由,煽动胡图族人,试图以大屠杀的方式夺取卢旺达政权。
  他们组织游击队,购买并分发枪械和砍刀,通过有力的宣传机制使所有胡图族人相信,图西族人都是他们的死敌。趁国内局势一片混乱之机,反政府武装从乌干达越过边界向国内进军,由于政府仓促应战,反击不力,结果从首都基加利一直退到尚古古省的基伍湖边,又从湖上退到了扎伊尔。一场大屠杀开始了,许多图西族难民都试图从基伍湖逃难到扎伊尔,结果由于没有船只,在岸边和河中遭到劫杀。在100多公里长,数公里宽的基伍湖上漂满了尸体。
  在1994年4月至7月的这次种族冲突中,共有近百万人被害。这个数字相当于卢旺达当时总人口的1/9,其中94%的受害者是图西族人。此外,还有200万人沦为难民。这也许是二战结束以来,最纯粹和惨烈的一次种族清洗事件。

非洲辛德勒
  影片的故事取材于当年动乱中的真人真事。在影片的开头,两个部族的人正在发生争斗。收音机里的声音煽动着胡图族人铲除图西族人,任何可疑的对象都不要放过。虽然当时整个卢旺达已经陷入癫狂之中,然而一个名叫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唐·奇德尔饰)的胡图族人却保持着人道的态度,向不幸的人们敞开了庇护的怀抱。保罗是基加利一家欧洲人开办的米勒·科林斯饭店的经理,这家饭店专门接待来自欧洲的游客和当地的军界政要。
  保罗为图西族难民创建了一个秘密的避难所,在千方百计的努力下,竭尽全力的保护着身为图西族人的妻子、周围的亲属、朋友和其他人免受灭顶之灾,直到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到来。迫于当时形势的危急和严峻,所有维和部队全面撤离,失去保障的图西族人俨然成为待宰的羔羊。首都基加利的街道上血流成河。保罗动用了所有的能量,在与国际救援组织取得联系的同时,还编造出机智的谎言周旋于暴徒之中。虽然无助的人们已经近乎绝望,但卢旺达饭店的保护却重新燃起了这些人生存的希望。最终,保罗成功的挽救了1268名图西族人的生命。
  影片有效的将卢旺达发生的悲惨动乱和全世界对此的反响分割开来,在影片中,保罗对避难的难民说:“我们必须要让世界感到羞愧而采取应有的行动。”卢旺达对于外界而言似乎只是牟利和旅游之地,暴乱发生之后,欧洲游客纷纷逃离卢旺达,远远的抛弃了这个获取快乐的地方。观众会因此而扪心自问,如果当年世界的反映不是如此冷淡,还会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葬身种族清洗的漩涡吗?
  影片中没有对恐怖血腥的屠杀场面进行刻意的描写,而是转而刻画保罗铤而走险的紧绷的心弦和住宿在卢旺达饭店的旅客们面对层出不穷的紧张态势随时引发的新的恐慌。影片似乎有意淡化真实事件的残酷性,从视觉角度来说似乎削弱了整体的穿透力和表现力,这也正是该片的缺憾之处。
  在1994年后的10年时间里,世界各地的政客都曾前往卢旺达表达对当初事件的忏悔,并发誓决不让惨剧第二次发生,而在苏丹、刚果等地,这种视生命如草芥的屠杀从来没有停止过。历史的伤痛仍在继续,非洲大陆泥泞的和平之路还很遥远。
[Edit on 2005-5-16 11:55:09 By 笑傲江湖]

崔健新专辑《给你一点颜色》

  
  等待了6年,总算是等到了,新专辑还不错了,风格还在变化,但是不大。[以下文字转载自网络]

  这张专辑和以前几张最大的不同之处是风格更多元化、更独立、更整体。这张专辑有三种颜色,但用一条线穿起来,有流行的、摇滚的、电子的和HIP-HOP音乐等等,极大丰富了专辑的内容。
  历经《无能的力量》之后多年的沉积,崔健的第5张专辑《给你一点颜色》将于本月底由京文唱片推出,这也是崔健《无能的力量》、《1986—1996精选集》和再版《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之后,京文唱片再度发行崔健唱片。除《给你一点颜色》外,京文还将再版《解决》和《红旗下的蛋》。
  与上两张引发争议的唱片相比,《给你一点颜色》有了很明显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对《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的一种超越和对《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解决》的一种回归。
  事实上,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解决》之后,崔健与他的歌迷就陷入了一种对峙状态。崔健在《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上的音乐转变让他的歌迷分裂。他的挤压式的、狂躁的、如机枪扫射般混沌不清的激烈说唱,他的某些执着的社会、思想敏感,他的一些情绪化批判都没有获得认同。人们认为崔健固执地生活在自己的时代,刻舟求剑地坚守自己的思想阵地,而时代和情绪早已改变。于是,人们称“崔健老了”。
  在《给你一点颜色》中,崔健又显现出早年的创作才华,又表现出一种生动的、充满热情的、回归质朴原始状态的创作。
  在音乐上,崔健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一种放松,这种松弛是音乐状态中非常值得肯定的。与以往有些机械、有些执着相比,《给你一点颜色》更生动、更活跃、更有层次和空间感。音乐和演唱不再堆积在一起令你既听不清歌词,也觉得音乐太满而过于疲劳。崔健此次更讲究音色、更讲究音乐的层次感,他将电子、人声、旧歌曲、民歌、自创方言等元素融合得更合理,这使人们反而能真正地听到他的音乐。在演唱上,崔健终于放缓了他的说唱节奏,人们终于能听清楚他唱的是什么。这点是很重要的,这也是前两张专辑受欢迎,而后两张专辑无法影响歌迷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节奏的放慢,崔健原有的旋律魅力再度出现,这一切使得新专辑在音乐上具有了色彩感,崔健的音乐重又活了起来。
  在《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中,崔健要表达的情绪和批判一直得不到认同,让人感到很机械,或者说很“拧巴”,在《给你一点颜色》中,这种状态淡化了很多。在新专辑中,崔健的心态更放松,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的歌词也恢复了早期的精彩。过去崔健显得很困惑,而此次他更清晰、明白。在《给你一点颜色》中,崔健将自己定位成一个刚刚进入社会,处于社会底层的年轻人,他刚刚结束父亲的控制,刚刚开始青春萌动,他开始出走,开始网恋,开始陷入城市的一些诱惑和迷失,开始有点小痛苦和小困惑。崔健将《小城故事》分为三首歌,其间又插入《红先生》、《农村包围城市》,完整地讲了一个故事。在歌曲中讲故事也是这张唱片的特色之一,中国流行歌曲大多是表达情感的,而在一些欧美流行音乐中,讲述故事的作品很多。
  在《给你一点颜色》中,崔健的歌词很有意思,他讲了一些大白话,反而使歌词更形象,更有活力。比如,“有话就说,有话就写,而且要彻底,因为每次彻底之后才会有美妙的空虚”、“没有爱情的日子自然哥儿们多,就像男人越是闲着,越是人缘好”、“只有无限的感觉才能给我无穷的力量”、“她说男人太没劲了,爱情太没劲了,她说网络也没劲了,她说完就走了”、“你们读书人最爱变了,好话坏话都让你们说了,世界上有两件事最容易,一个是吹牛,一个是写字儿”。许多时候,你会觉得有些歌词就像是王朔写的。
  崔健早期对摇滚乐最大的贡献就在于,他的音乐既获得了精英层、文化层的艺术、思想肯定,同时,他的音乐也获得了最广泛的民间流行和民众认同。在此之后,摇滚乐开始远离民众,萎缩到目前与民众完全脱离的地下、另类、或是小圈子状态,这是目前摇滚乐存在的最大问题。而崔健的《给你一点颜色》很可能再一次引发一种民众关注,他的一些歌曲很可能在网络上引发争议、导致流行。崔健的这种回归,对他和中国摇滚乐都是大有益处的。
  与上两张引发争议的唱片相比,《给你一点颜色》有了很明显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对《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的一种超越和对《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解决》的一种回归。
  事实上,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解决》之后,崔健与他的歌迷就陷入了一种对峙状态。崔健在《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上的音乐转变让他的歌迷分裂。他的挤压式的、狂躁的、如机枪扫射般混沌不清的激烈说唱,他的某些执着的社会、思想敏感,他的一些情绪化批判都没有获得认同。人们认为崔健固执地生活在自己的时代,刻舟求剑地坚守自己的思想阵地,而时代和情绪早已改变。于是,人们称“崔健老了”。

Constantine-[魔间行者]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滑稽而且不修边幅的侦探John Constantine (Reeves),拥有特别的超能力,可以游走于地狱和现实之间。他和一名无神论的女侦探Angela Dodson (Rachel Weisz)一起调查Angela的双胞胎妹妹神秘死亡的原因。他们从洛杉矶开始调查,而这场调查把他们带到了天使和恶魔的世界,并经历了一系列的神秘事件......
  首 映:2005年2月18日
  港 译:魔间行者
  台 译:地狱星
  导 演:Francis Lawrence 
  主 演:基努·里夫斯 瑞切尔·薇兹 
  类 型:动作 恐怖 惊悚 
  发 行:华纳
  官方预告片:下载





[Edit on 2005-1-30 23:58:45 By 笑傲江湖]

唱尽20世纪音乐风格的Ray Charles

  
  2004年6月10日的午后,加州的阳光舒展着和往常一样的节奏,而在贝弗利山一个平静的房间里,一个73圈的老茧终于松开了。一个灵魂放心大胆地钻了出来。这个茧子的代号叫雷·查尔斯(Ray Charles)。
  如果音乐是我们的身体的话,那么每种风格类型应该就是它的每一个伤口。查尔斯的伤口正在愈合,这个伤口可以是布鲁斯,可以是灵歌,可以是福音歌曲,可以是摇摆,可以是乡村,可以是爵士乐,可以是摇滚,甚至可以是大乐队。他唱尽了20世纪音乐的风格,直至唱到伤痕累累。
  3岁开始弹钢琴,7岁失明,15岁父母双亡。之后被迫退学,在舞曲乐团中谋职。18岁开始录音,唱到73岁。
  在一个人得到允许表达他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时,也许就是他整理自己青春楼阁光景的那一刻,而对一位曾经出身寒门的音乐家来说,他写下第一首歌的主题可能就在讨论贫穷。如果社会是一座金字塔的话,那么绝大多数穷人一辈子都只能活在这个梯子的底部(尽管 他们付出了长久的努力)。在一次采访中,查尔斯回忆了童年的一件事:5岁时,查尔斯的家曾经受了一次惨痛,他的一个弟弟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夭折了,他掉进了一个浴盆,查尔斯拼命想把他拉出来,但是对一个5岁的孩子来说,他的弟弟太重了!那无法提起的重量,不 知在查尔斯的身上压了多久。这件事发生后不久,小查尔斯就发现自己的视力渐渐不行了。到了7岁,他彻底失明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查尔斯再也不想看清这个世界的模样了。
  可是,“我信任我的灵魂!”查尔斯29岁时写下了这首歌。我们很多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但我们却很可能看不清一件东西,我们不知怎样去信任自己的灵魂。在查尔斯宽大的墨镜前,我们茫然了。查尔斯之所以能唱足半个世纪,当然与他的天资努力有关,但是我们的视 线最后落到的一个焦点却是查尔斯的眼睛。这个本来应该属于人体最重要的一副器官是否已经变成了一种失效的摆设呢?当一扇天窗被迫关闭后,查尔斯就已在学习如何读取思想的页码了。《夜晚的时间才是正确的时间》,28岁时,查尔斯又唱了一首歌。对于失明者来说 ,坐在黑夜里唱歌是一种取暖的方式,读懂了夜晚,可能就读懂了黑暗;而读懂了黑暗,也许就读懂了光明。阿炳,Blind Willie Johnson,Roy Orbison,Stevie Wonder,曹松章,金门王与李炳辉,Diane Shuu r,萧煌奇,周云蓬,他们都是坐在一代代的黑暗里,靠歌唱光明来取暖的。
  约翰·列侬被刺三年前,查尔斯曾经翻唱过披头士的名曲“Let It Be”(国内一般译作《随它去》,而据笔者所知,也有种入乡随俗的译法为《破罐子破摔》),列侬逝世17年后,查尔斯又翻唱了列侬的代表作《想象》。一年后,查尔斯又与乡村音乐皇帝 乔尼·卡什录制了一曲《苍老而疯狂的战士》。半个世纪前,他们是年轻的战士,半个世纪后,他们依然明白在不同的沙场上并肩作战的重要性。去年秋天,卡什先倒下了。现在,查尔斯追上了他的战友,他们的友谊再一次巩固。奖金、奖杯、名望,都只能随风而逝。而对于一张唱片来说,销量也就只是一块蛋糕上的糖稀,而音乐才是主食。
  13年前,在一次电台广播里,我得知查尔斯是蔡琴的偶像。由此可知,在原创还没有成为中国流行音乐主导力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大批台港名(民)歌手在酒廊里是靠着一夜夜英美根源音乐的滋养才生长到今天的。“查尔斯丰富的一生也是美国之梦的一部分” ,后来,越来越多的中国音乐人终于知道必须要从自己的灵魂里迸发出巨响,从此,他们也就心神领会了为什么要把查尔斯尊称为“灵魂的巨人”。
  就在查尔斯病逝前一周,在广州,一对60多岁的中国老人在一家小唱片店买到了一张查尔斯的精选,这些歌都是上世纪50年代的录音。那时,他们也只是几岁的小孩子吧。查尔斯逝世两天后,还是在这家小店里,两位老人换成了两名青年,他们谈到了查尔斯的失明问题。
  一个大学二年级的女青年问:
  “他这么有钱,为什么不做眼角膜移植呢?”
  一个大学毕业三年的男青年答:
  “也许他想把他心中那个完美的世界全部留在他童真的记忆里吧。”

订阅Rss

人到穷途应一笑,几凡失意仍能傲。成败何须问江湖,我心依旧任逍遥。
这一生只想好好做个平凡的人,有个家有个梦,陪我迎接每一个早晨。
这一生只想好好做个平凡的人,何必争何必问,只有快乐开心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