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随心所欲

行动才是检验国际歌的唯一标准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有的人在期待,有的在等待,有的在抱怨,有的在自嘲,有的在谩骂,有的在假寐,有的在欢笑......封情万种。各个都有自己的一套说辞,最终汇集在一起的话,就是一盘散沙。没有人站出来行动,没有人站出来为自己,为他人,乃至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做些什么。如果仅仅靠一张嘴就能改变的话,那么你我他还需要朝九晚五,猪狗不如的去忙忙碌碌吗?更何况,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有多少人敢说句真话呢,不知道是我们在怕什么,还是他们在怕什么,先是不敢,后便不能。毛爷爷早就说了,人多力量大啊,但肯定说的不是大家一起口HiGH的力量,而是大家一起行动才会有的力量,是集体的力量。

  千万不要指望你的投诉或举报会有什么用途,即是规则的制定者,又是执行者,就好比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你觉得你个业余选手有可能赢得比赛吗?再进一步说,那些人有哪一个是你投票选出来的,你我他的诉求对他们来说P都不是,因为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啊,人家旱涝保收,干几年就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拍拍屁股换个地方就走了,会在乎你我他的死活吗。就目前这种情形,即便是在家关了快一百天了,再关一百天又何妨,至于为什么被关,其实没人想知道真相。行为养成计划就这么润物细无声,一开始你烦躁了,慢慢的你就习惯了,最后不关你都觉得浑身难受。一场大戏天天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一幕一幕的重演,你我他都是演员,只不过有的是真的在演,有的是配合在演,有的干脆是入戏太深而无法自拔。

  最后,引用一段话吧,“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作为没有本事移民的,我们所能期盼的是社会上不同的角色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所谓“微革命”,就是一要人人行动、敢于担当,而要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如果因为你的所作作为、一言一行使得此时此地的世界是一个更好的所在,哪怕就好那么一丁点儿,那么你的言行作为就是善的,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公民。”,语出周濂,《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书的作者。
行动&意识

蓝色骨头 - 要么我选择孤独,要么我选择堕落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专辑:《给你一点颜色》
年代:2005年
作者 : 崔健“蓝色骨头”

终于知道,新疆为什么这么落后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
是实施宪法规定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基本法律。
http://www.gov.cn/test/2005-07/29/content_18338.htm

  我觉得吧,全中国也没多少人看过这个自治法的条文。新疆人吗,看过的就更不多了吧。必须承认,我是今天才第一次看到,不能怪别人,这东西就放在那里,虽然也算是上过学的人,但依旧说明要活到老学到老。记得很久以前,我爸就说过,上面发布的都是好政策,可是到了新疆,都被一群和尚把经念歪了。当时也就是听完一笑而过,没觉得有啥不对。现在想想,确实是这样,相信我爸肯定没看过这个自治法,毕竟他也只是个农民,小学毕业,没上过网,不用智能手机。既然连他都能发现问题之所在,那我现在就得反省一下,表示惭愧。

第三章 自治机关的自治权
  第十九条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有权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自治区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自治州、自治县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
  第二十条上级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指示,如有不适合民族自治地方实际情况的,自治机关可以报经该上级国家机关批准,变通执行或者停止执行;该上级国家机关应当在收到报告之日起六十日内给予答复。

第三十二条民族自治地方的财政是一级财政,是国家财政的组成部分。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有管理地方财政的自治权。凡是依照国家财政体制属于民族自治地方的财政收入,都应当由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自主地安排使用。
  民族自治地方在全国统一的财政体制下,通过国家实行的规范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享受上级财政的照顾。
  民族自治地方的财政预算支出,按照国家规定,设机动资金,预备费在预算中所占比例高于一般地区。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财政预算过程中,自行安排使用收入的超收和支出的节余资金。


  基于此,那么,自治区的领导们,只要能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即可,至于此地是否发展经济,都是次要的。毕竟大家都是干上几年就换地方了,何必和自己过不去是吧。最终,苦了的还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时代的晚上 - 行为太缓慢了,意识太落后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专辑:《无能的力量》
年代:1998年
作者:崔健

没有新的语言,也没有新的方式           请看着我的眼睛,你不要改变方向
没有新的力量,能够表达新的感情          不要因为我太激动而要开始感到紧张
不是什么痛苦,也不是天生爱较劲          把那只手也给我,把它放在那我的心上
不过是积压已久的一些本能的反应          感觉一下我的心跳是否是否还有力量
情况太复杂,现实太残酷了             你的小手冰凉,像你的眼神一样
谁知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感到你身上也有力量却没有使出的地方
请摸着我的手吧,我孤独的姑娘           请摸着我的手吧,我坚强的姑娘
检查一下我的心里的病是否和你的一样        也许你比我更敏感,更有话要讲
不是谈论政治,可还是有点慌张           你会相信我吗,你会依靠我吗
可能是因为过去的精神压力如今还没得到释放     你是否能够控制得住我如果我疯了
别看我在微笑,也别觉得我轻松           你无所事事吗,你TM需要震憾吗
我回家单独严肃时才会真的感到忧伤         可是我们生活的这辈子有太多的事还不能干哪
我的心在疼痛,像童年的委屈            行为太缓慢了,意识太落后了
却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           眼前我们能够做的事只是肉体上需要的
请摸着我的手吧,我温柔的姑娘           请摸着我的手吧,我美丽的姑娘
是不是我越软弱就越像你的情人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是不是我越软弱就越像你的情人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是不是我越软弱就越像你的情人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想想也挺可怕的,一个专辑都可以听二十年以上,却又能百听不厌依旧如首发。自从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开始,所发专辑一个也没落下,至于听过多少遍,那只有神仙才能在后台帮忙计算一下了。行动&意识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作者:周濂,
摘录·共勉之。

  ##柏拉图在《理想国》种这样问到:如果不正义的人过得比正义的人更幸福,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成为一个正义的人?因为按其本性,人们更愿意模仿在社会种最易成功且获利最大的行为,而不会模仿看似动人而实际会吃亏的行为。

  ##作为公民,我们可以用法律做挡箭牌,如果法律是恶法,还可以“公民不服从”。关键是我有没有在日常生活中持之以恒地区行使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而不是在常态生活中以良民心态逆来顺受,在情绪失控的瞬间又以臆想中的暴民面目骂娘。在良民和暴民之间,我们还可以有另外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做一个真正的公民。

  ##季羡林说:“歌颂我们的祖国是爱国,对我们国家的不满也是爱国,这是我的看法。”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作为没有本事移民的,我们所能期盼的是社会上不同的角色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所谓“微革命”,就是一要人人行动、敢于担当,而要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如果因为你的所作作为、一言一行使得此时此地的世界是一个更好的所在,哪怕就好那么一丁点儿,那么你的言行作为就是善的,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公民。

  ##谎言一旦变成赤裸裸,信任的支柱便被抽离,此时支撑谎言继续运转的动力要么是利益要么是暴力。赤裸裸的谎言不在承担造梦的功能,但它依旧可以让每个人继续生存在一个虚假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大家儿伙集体在装睡......可关键问题在于,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那个装睡的人自己决定醒来。

  ##说到“一小撮”,所有两岁开始看央视“新闻联播”、七岁开始读《人民日报》的中文读者都了解,这个说法的完整版本是“别有用心的一小撮分子”,而它的反义词则是“一贯正确、永远正确的广大人民群众”。由于某种幸运的巧合,我们碰巧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小撮,只有成为世界的一小撮,才能真实的看清世界。



##未完待后续更新,暂时只看了本书的第一部分。(这是第二遍看本书)

人到穷途应一笑,几凡失意仍能傲。成败何须问江湖,我心依旧任逍遥。
这一生只想好好做个平凡的人,有个家有个梦,陪我迎接每一个早晨。
这一生只想好好做个平凡的人,何必争何必问,只有快乐开心才是真。